学术动态
首页 新闻中心 学术动态
《法学》杂志刊登“个案全过程教学法”专题文章
2014年02月18日    转载自中国法学创新网
打印   字体

                        

《法学》杂志2013年第4期刊登了5篇“个案全过程教学法”专题文章,详细内容请见本站“重点文章”栏目。

“个案教学法”的新探索

【编者按】 在我国,实践性教学之薄弱是法学教育中一个长期存在的问题和不争的事实。加强法科教学的实践性、培养学生的实务能力,在主管机关和学界既是一种共识,也是多年来我国法学界和法律教育界不断探索并一直期待解决的问题。案例教学是法学院实践性教学的主要内容和方法。为了拓展学界关于法学实践性教学的认识,推进法学院在这一领域的教学改革,本刊特邀国内外相关领域的著名学者就此问题发表见解。


法学案例教学模式的探索与创新
王泽鉴(台湾大学法学院)

        作为一门与司法实践紧密联系的学科,法学与其他人文学科有较大的区别。法学教育不仅要传授法学知识,而且还要担负起培养掌握各类法律技能,胜任实际法律工作的“法律人”的重任。由此观之,“实践性”、“应用性”成为当前大陆法学教育的一个导向,可谓是顺应了法学教育的内在规律。为了培养法科学生的法律实务能力,就需要强化法学院的实践性教学。法学实践性教学的内容广泛,并且处于不断的发展、变化当中;不过,案例教学在其中始终居于某种关键地位。


个案全过程教学:在素质教育基础上的能力培养
张新宝(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

        法学院的学生学什么或者说法学院的教师教什么,是一个尚未真正解决的问题。前不久教育部网站上公布的法学专业核心课程目录“由于操作人员的失误”而“漏掉”了中国法制史和经济法两门课,引起轩然大波。经学者们“据理力争”,教育部很快“纠正网络错误”,将这两门课程补正为法学专业的核心课程。事后还有学者联名致函教育部,予以表扬。表面看来,这是一场因工作人员技术失误带来的闹剧,实则是有关法学教育方向的一场角逐,至少是部分学者(当然也是法学院的教师)在这个问题上表达了对法学教育方向的担忧,尽管也可能会被人误解为“保卫饭碗”的战斗。因此,我们在此议论个案全过程教学方法,确有必要在更广阔的视野内讨论法学院的教育——素质教育、能力培养以及它们之间的关系问题。


“个案全过程教学法”是探索法律实践教学新路径
王晨光(清华大学法学院)


        自上世纪70年代末恢复法学教育以来,改革一直是个经久不衰的话题。从体系和内容,到项目和方法,法学教育无时无刻不处在不断的改革和发展之中。贯穿其中的一个主题则始终如一,即法学教育如何培养法治所需要的人才,并通过培养法律人才塑造和推动法治中国的发展。作为一门与社会实践紧密联系的学科,法学与哲学、历史等人文学科有较大的区别。为培养能够在社会中发挥独特作用的法律人才,法学教育不仅要传授法学知识,而且要培养学生的法律职业能力和素养,培养推行法治的生力军。在这种改革氛围中,法学实践教学受到广泛重视,模拟法庭、法律诊所、案例课、谈判课等各种形式的实践教学得以长足发展。


“个案全过程教学法”之推广
章武生(复旦大学法学院)

       “个案全过程教学法”在提高学生实务能力方面具有较大的推广价值。现通过与国际上主要案例教学模式的功能比较,结合我国的国情,就“个案全过程教学法”的特色以及在我国法学实务性教学中的推广和应用做些探讨。一、当今世界案例教学的主要模式与发展趋势在法学的实践性教学中,当今世界影响最大的案例教学模式主要是以美国为代表的“个案教学法”和以德国为代表的“实例研习”,以及起源于美国并风靡全球的法律诊所教育。美国案例教学的主要模式——“个案教学法”(Case method)是由著名法学家、哈佛法学院前院长朗代尔(Langdell)教授于1870年初创立的。


德国法学院的法律诊所与案例教学
阿什特里德·斯达德勒尔; 吴泽勇(德国康斯坦茨大学; 荷兰鹿特丹大学; 河南大学法学院)


        一、案例教学与德国法科学生的实务训练1、传统的德国法律教育。在德国,只有少数几所大学(例如汉诺威、比尔菲尔德、洪堡大学)有法律诊所——尽管这个数字在增加。直到2008年,法律仍然禁止没有律师资格的人提供法律服务——无论收费还是免费。这种相当严格的规则可以追溯到20世纪初,目的是保证法律服务的高标准。许多时候,这一规则的保留当然也与律师界的极力游说有关。因此,让学生处理真实案件并把为雇主提供法律意见的责任交给没有通过考试的大学生,在德国是不可能的。但这很大程度上只是德国几乎没有法律诊所教育的一个非常正式的理由。

 

 
Copyright © 复旦大学司法研究中心版权所有 地址:上海市淞沪路2005号法学院 邮编:200438